首页 > 资讯 > 我不修仙了,师尊他开荒种田养我小说最新章节

我不修仙了,师尊他开荒种田养我小说最新章节

我不修仙了,师尊他开荒种田养我小说最新章节

今天老公不在家

本文标签:

小说:我不修仙了,师尊他开荒种田养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今天老公不在家 角色:无敌明月应无患 简介:【无敌沙雕+修仙种田】满级大佬她渡劫失败,重生成快塌的老房子! 啥,要我重新修炼,谢邀我不干了,努什么力,老老实实鞭策师父种田开荒不香嘛~~ 只是为什么三界画风都变了? 魔修不修炼了,来给她种地 神仙也下凡了,来给她开荒 鬼帝他也不作了,来给她守城 好家伙,我家砍柴的杂役、烧饭的农妇都是修仙者 ...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5-30 06:01:44

小说介绍

小说:我不修仙了,师尊他开荒种田养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今天老公不在家 角色:无敌明月应无患 简介:【无敌沙雕+修仙种田】满级大佬她渡劫失败,重生成快塌的老房子! 啥,要我重新修炼,谢邀我不干了,努什么力,老老实实鞭策师父种田开荒不香嘛~~ 只是为什么三界画风都变了? 魔修不修炼了,来给她种地 神仙也下凡了,来给她开荒 鬼帝他也不作了,来给她守城 好家伙,我家砍柴的杂役、烧饭的农妇都是修仙者 ...

第1章

小说:我不修仙了,师尊他开荒种田养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今天老公不在家 角色:无敌明月应无患 简介:【无敌沙雕+修仙种田】满级大佬她渡劫失败,重生成快塌的老房子! 啥,要我重新修炼,谢邀我不干了,努什么力,老老实实鞭策师父种田开荒不香嘛~~ 只是为什么三界画风都变了? 魔修不修炼了,来给她种地
神仙也下凡了,来给她开荒
鬼帝他也不作了,来给她守城
好家伙,我家砍柴的杂役、烧饭的农妇都是修仙者
就连被窝里的暖脚猫都是妖皇! 修仙界:“你说为什么,你是穹顶之灾,我们苟不下去了,只羡凡人不羡仙

书评专区

恶魔指轮:开头就出现的男女主的设定和言行都太装逼了,不接地气而且交浅言深,看得很尴尬。 拳拳到肉的综漫游记:初中生写出来的对白,不带脑子看还是可以的 杨康的幸福生活:射雕同人,前期稍微有点虐,讲述一个普通人在射雕中的挣扎与谋算。 我不修仙了,师尊他开荒种田养我

《我不修仙了,师尊他开荒种田养我》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有一种胖,叫你娘觉得你胖


“多叫几声‘娘’。”

影壁随她心意,将她的话带给了应无患。

牌匾迅速拆字再重新组合,旁人见了,心中除了对鬼神的敬畏,就是对驸马爷和公主的尊敬,并无其他念头。

倒是应无患白玉的小脸,局促微微发红,平时娘都不会这么热情,怕是娘死了以后,天人永隔,放心不下他,便记挂他了许多。

思及此,应无患心里又酸又涩,不再像往日那般吝于表达,他抓紧了牌匾,将脸贴了上去。

他想起了,以前贴在公主娘亲罗裙上,那柔软光滑的质感,不像现在牌匾这样硬邦邦、冷冰冰。

他心中一痛,再也忍不住,“娘,娘,娘,娘娘娘——”

小世子压抑的哭声,侍卫听见了,就很有眼色地带着卫兵们离开。

没外人在,应无患面皮也不薄了,就放声大哭起来。在娘亲死的时候,他没哭。在父亲死的时候,他没哭。给爹娘办丧事,他也没哭。

此时的他,就像在外受了委屈的小兽,依偎在母兽身边,要母兽舔舐自己的伤口。

无敌明月懵了。

上辈子的师父阴冷刻薄,毒舌自傲,只有他把人骂哭的份,她还没见过他哭过。

无敌明月无措了几息,这会儿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面前这小崽子,和那狗师父的不同。

五百年前的他,还是个会哭着找娘的孩子,和以后那狗东西完全不一样。

无敌明月上辈子没干掉他,这会儿却趁他年纪小,少不更事,就骗他喊自己“娘”……

这不是大人欺负孩子么,她莫名心虚。

还觉得找错了报复对象……

她一时心乱如麻,她想推开他,但是她又没长手,只能叫他推开自己。

“应无患,你已经是个小大人了,不能再抱着我哭。”

“哇娘——”

小世子依旧抱着哭,哭的惨兮兮的,别提多可怜了。

无敌明月浑身都不舒服了,想象上辈子那阴毒的师父,抱着她哭唧唧地抹眼泪……

她哆嗦了下,还不如拿鞭子抽她呢。

太瘆人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无敌明月记起上辈子的自己小时候哭闹不依的时候,师父是怎么做来着?

哦,他说:“药田有些旱,你泪水别浪费了,去药田浇灌吧。”

然后她就被当牛使唤,日日夜夜在耕地,累的她再也不敢哭了,求着去练剑。

这会儿公主府里,没田地给小世子耕,无敌明月就随口说:“几日没见,你就胖了,都压扁我了,快去拔草吧。”

这些天公主府没人伺候打理,地砖上都长草了。这感觉就像是洁白的圆润双足,突然长了腿毛……

还是让小世子替她拔了吧。

小世子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嫌弃,往日公主娘就不喜他娘唧唧的哭。被娘亲说胖了,也有些不好意思,就听娘的话,去拔草了。

无敌明月惊讶他如此听话乖巧,心里就更别扭了。要是上辈子的师父,怕是早就怼死她了。

她默默地看着小世子拒绝侍卫的帮忙,绷着张脸,坚持要自己除草,因为公主娘嫌他胖了。

侍卫:“……”

有一种胖,叫你娘觉得你胖。

明明小世子都瘦了好么。

从心的侍卫不敢置喙,而是提醒他们不要忘记外面还强敌环伺。

魔修放火没点着公主府,就分了几人举着火把离开了。他们在城里四处点火,不久全城百姓哀嚎遍野。

浓厚的黑烟,携裹着凡人的悲愤怨怒,冲上了灰暗的天空。

魔修丁西脚踏飞剑,凌空俯视这座破碎的城池。

他运转灵力,叹息又带着怜悯的口吻,说:“明月城的人,你们都听着,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来打你们吗。因为你们无敌城主和明月公主偷盗了我们魔尊的至宝法器,我们上门来讨要,他们却是死都不肯交出来。要是你们能进公主府,把我们要找的法器找到,我们就饶你们不死。否则,你们活不过三更!”

所有从火里仓惶逃出来的百姓,听了就忍不住对无敌城主和明月公主破口大骂。

偷谁的东西不好,竟然去偷魔修的,这不是找死吗,自己想死就自挂东南枝,别来连累他们啊。

他们一边骂,一边下意识的听从魔修丁西的话,往公主府跑去。

只要帮魔修找到法器,他们就能活下来了!

这次包围公主府的就不是魔修,而是普通百姓。他们被后面的魔修,拿剑驱赶着,涌向公主府。

公主府的卫兵解释驸马和公主没偷魔修的法宝,他们也不听,青红着脸,癫狂地往里冲,犹如恶鬼降世一般扑咬。

卫兵为了自保,就只能提刀砍向他们。

凡人互撕这场面,魔修就站在屋顶上,居高临下地欣赏。

他们还嘲笑道:“躲在快活宝塔里不出来,就以为我们拿你们没办法吗。凡人,真是小看了咱们的能耐。”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