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莫矜灵元霆镇小说免费资源在哪里看?

莫矜灵元霆镇小说免费资源在哪里看?

莫矜灵元霆镇小说免费资源在哪里看?

七七爱吃梨

本文标签:

小说:侯府千金通阴阳夫人的嘴开了光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七七爱吃梨 角色:莫矜灵元霆镇 简介:元大忽悠宠妻日常 小尼姑今天动凡心了嘛?没有我明天再来 杀伐果断京畿卫vs春心如铁小尼姑 莫矜灵出生于佛诞日,传闻这日出生的女婴命格凄苦,会给家人带来不详,所以从小就送到了五花山菩萨庙里修行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不仅成功的混上了主持的位置,还身负异禀,能通阴阳,算古今,十分灵验 没想到忠勇侯府老太太重病,...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5-30 15:01:47

小说介绍

小说:侯府千金通阴阳夫人的嘴开了光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七七爱吃梨 角色:莫矜灵元霆镇 简介:元大忽悠宠妻日常 小尼姑今天动凡心了嘛?没有我明天再来 杀伐果断京畿卫vs春心如铁小尼姑 莫矜灵出生于佛诞日,传闻这日出生的女婴命格凄苦,会给家人带来不详,所以从小就送到了五花山菩萨庙里修行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不仅成功的混上了主持的位置,还身负异禀,能通阴阳,算古今,十分灵验 没想到忠勇侯府老太太重病,...

第1章

小说:侯府千金通阴阳夫人的嘴开了光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七七爱吃梨 角色:莫矜灵元霆镇 简介:元大忽悠宠妻日常 小尼姑今天动凡心了嘛?没有我明天再来
杀伐果断京畿卫vs春心如铁小尼姑 莫矜灵出生于佛诞日,传闻这日出生的女婴命格凄苦,会给家人带来不详,所以从小就送到了五花山菩萨庙里修行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不仅成功的混上了主持的位置,还身负异禀,能通阴阳,算古今,十分灵验
没想到忠勇侯府老太太重病,终于想起接回了这个侯府三姑娘
清冷小尼姑秒变世家小姐,这身份转换让人吃不消,同时吃不消的,还有面目可憎的雍王
“人人说你这么大年纪还不娶妻,身体恐怕有什么毛病?” 腹黑雍王“我有什么毛病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 一切还要从初见时的那一句“你不行”说起……

书评专区

梦幻香江:这货根本不是推土机,简直是压路机,还是带涡轮增压的那种。这货根本不是踩几条船,简直是一整队航母编队,还是核动力的那种。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鲁西平新书,终极水神完本了吗? 重生美洲巨头:学生作者模仿文 侯府千金通阴阳夫人的嘴开了光

《侯府千金通阴阳夫人的嘴开了光》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下错了马威


不知不觉进了城门,城门守卫见是京畿卫元大人的马车,忙不迭的开了城门让路,点头哈腰恨不得跪在地上擦干净青石板路不让灰尘溅到了马蹄子上。

莫矜灵第一次见这么多人在街上,将帘子拉的紧紧的,再不敢探头探脑。

马车一路畅通,停在了公主府门口。元霆镇一跃下马,只见大门紧闭,没有一个人影来迎接,点了下头,示意赶车的侍卫去敲门。

昨夜阿齐走了,今日赶车的也是元霆镇的贴身护卫之一,阿飞。

阿飞三步并作一步,跃上了大门台阶,拍着门环大喊,“开门,还不快开门,小王爷回来了。”

奈何敲了半天,没有一点动静。狐疑的看着站在大门口的元霆镇。元霆镇一扬马鞭,直指阿飞,“你进去开,看看搞什么鬼。”

阿飞一个冲刺,跃上高墙,头不自觉的向旁边一歪,跳了下去。转头打开了大门,只见大门里出来的,还有耷拉着脑袋的阿齐。

元霆镇抱着臂膀,一动不动,手里拿着马鞭,带着天然的压迫感,下巴微挑,“阿齐,怎么回事?”眉心带着一丝不耐烦,纠结在一起。

阿齐低着头,磕磕巴巴的回答,“长公主说您旅途劳累,一路辛苦,让您不要吓到街坊邻里。”

元霆镇一抽马鞭,门口的青砖裂了一道印子。“说人话。”

阿齐见人气急,耐心已经到了谷底,不敢触了霉头,低声道,“长公主让你从角门进。”

“哼,又谁惹了她。”说着也不等马夫,自己驾了马车,拐了个弯,往小巷子走去。马蹄声声,帘子后面钻出个小脑袋,“大人,我们去见公主吗?”

“恩。”元霆镇此刻有些疲倦不想说话。

莫矜灵想问的话,全都噎在了肚子里。又惊又恐之下,又打起了嗝。

元霆镇回过头看了一眼窝成小鹌鹑的莫矜灵,默默留下一句,“没出息。”

马车一停,早等在角门的一群人呼啦啦的鱼贯而出,牵马的牵马,引路的引路,倒忘了车厢里还有莫矜灵一个。

管家是公主府的老人了,听闻今日小王爷回来,长公主又动了气,早早等在门口,见了元霆镇就唠叨个不停。“小王爷,长公主动了大气,您一会可别跟她对着干了,当心她气坏了身子。”

元霆镇步履匆匆,边走边说道,“她难道就不怕我气坏了身子?我好不容易带了贵客回家,她竟然连门都不开。”说到贵客,转身一瞧,莫矜灵才从马车里爬出来,两人差了十几步的距离。

“唉,笨蛋。”元霆镇一早上被女人气的没了脾气,转回身走到马车前面,大手一捞,将莫矜灵抱下了马车。

管家跟下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小王爷年轻气盛,不近女色,第一次带回来的女人竟然还如此宠爱,今日府上怕是要因为她掀起一阵腥风血喽。

摇了摇头,忙脚步跟上了元霆镇的步伐,陪着笑道,“长公主在泮月斋等您,小王爷好不容易回来,对着长公主言辞也稍微和缓些。”

元霆镇顿了一下,“她怎么不知道和缓些,处处把事做绝,谁能……”转身望见了莫矜灵皱皱的小脸,竟然有些想要发笑。这小人怎么见了自己不怕,见了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反倒害怕了。

大手一拉,拽的莫矜灵一个凛冽,“快跟上,别慢吞吞的跟蜗牛似的,还想不想要你的花纸了。”

莫矜灵一听,身体似打了鸡血般,小跑了两步,紧紧跟在身后。“有了大人这句话,刀山火海我也跟你走一遭,菩萨知道那花纸是献给她的,一定能够保佑咱俩……”

话还没说完,“哗啦啦”一盆水脚面淋下,连裤子带鞋袜直接**个彻底。

元霆镇一脚踹在了端着水盆的小厮身上,直中心口,直踹的小厮扑倒在地上,端紧了水盆又跪在了地上,头紧紧贴在地上,水濡**半边脸颊,“小王爷饶命,是长公主吩咐我等在这里的,还交代了,还……”

小厮眼神闪烁,不敢再说下去。元霆镇一把揪住了领口,“不说就要了你的狗命。”

小厮吓得瘫倒在地,“还吩咐用狗尿淋小王爷一身,小的不敢,换了淘米水。”

“好啊,好啊。她就是这么对待亲儿子的。”元霆镇气的浑身发抖,身上滴着水,站在了泮月斋的月亮门前。

“亲儿子?大人竟然是长公主的儿子?”莫矜灵仿佛知道了个惊天大瓜啊,看向元霆镇的脸上也顺眼了许多。怪不得脾气那么差,怪不得长的又那么好,怪不得随口许诺自己撒金花纸,原来天外有天,人外还有人,如果佛祖有真身的话,估计就长他这样,而菩萨,大抵也就长里面坐着的长公主那样吧。

翡翠珠帘随着微风浮动,响起好听的碰撞声,元霆镇站在门外,深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里面人问道,“母亲若是有气大可以冲着儿子来,今天这又是怎么了,是怪我不回?还是怪我回晚了?”

里面长公主的身形影影绰绰,寂静无声,许久,碎了一只白玉茶盏,只见里里外外的下人纷纷跪了下来,大气也不敢出。

莫矜灵四下一望,众人都跪倒了,自己也慢慢的跪在了地上。刚下过雪的廊上,虽没有落雪,却一样的潮湿阴冷,膝盖跪在地上,一下就被寒气打透,紧接着身上打了个寒颤。

元霆镇大手一捞,吼道,“你一个尼姑跪什么?”

莫矜灵眼泪汪汪,一脸委屈,“我怕啊。”

这对话在众人眼里就变成了打情骂俏,还当着长公主的面打情骂俏,顿时连大气也不敢出。

泮月斋八面玲珑,有多个门口连着外面小廊,穿堂风一过,撞的珠帘声音清脆悦耳,房顶是拿海底透明的贝壳搭成的,所以冬暖夏凉,喝茶赏花最是美好不过,只不过大冷天坐在这里喝茶,喝的就是风了。

长公主怒而掀了层层珠帘出来,身后跟着老成的婆子跟大丫鬟,手指着元霆镇,上手就是一个巴掌,“你啊你,那么多京城贵女不找,给我找这么一个不三不四的回来。”

眼睛在莫矜灵身上上下打量,见她一身素衣,再看了脸,一脸的狐疑,“咦?她?她怎么跟……跟……有些相像!”

元霆镇捂着脸,缓缓道,“这是那位的小女儿,一直住在菩萨庙,所以咱们谁也不知道。”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