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陆元葱头棍子主角小说免费阅读

陆元葱头棍子主角小说免费阅读

陆元葱头棍子主角小说免费阅读

葱头棍子

本文标签:

小说:囚地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葱头棍子 角色:陆元葱头棍子 简介:四面水周流,其名唤作囚 看现代社畜穿越异世大陆,发现自己居然是一个人柱力; 看社畜人柱力如何自我拯救,凭借现代人经验,一步步走向异界大陆的巅峰! 书评专区 穿梭时空的侠客:剧情写得挺快的,杀鞑好评 与婠婠同居的日子:这书在以前也是脑洞大开啊~先是婠婠穿过来,然后师妃暄,然后再一起回大唐,然后啧啧,居然又去无限了!在当年真是超级脑...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5-30 18:03:05

小说介绍

小说:囚地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葱头棍子 角色:陆元葱头棍子 简介:四面水周流,其名唤作囚 看现代社畜穿越异世大陆,发现自己居然是一个人柱力; 看社畜人柱力如何自我拯救,凭借现代人经验,一步步走向异界大陆的巅峰! 书评专区 穿梭时空的侠客:剧情写得挺快的,杀鞑好评 与婠婠同居的日子:这书在以前也是脑洞大开啊~先是婠婠穿过来,然后师妃暄,然后再一起回大唐,然后啧啧,居然又去无限了!在当年真是超级脑...

第1章

小说:囚地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葱头棍子 角色:陆元葱头棍子 简介:四面水周流,其名唤作囚
看现代社畜穿越异世大陆,发现自己居然是一个人柱力; 看社畜人柱力如何自我拯救,凭借现代人经验,一步步走向异界大陆的巅峰!

书评专区

穿梭时空的侠客:剧情写得挺快的,杀鞑好评 与婠婠同居的日子:这书在以前也是脑洞大开啊~先是婠婠穿过来,然后师妃暄,然后再一起回大唐,然后啧啧,居然又去无限了!在当年真是超级脑洞啊最后不负众望,最终还是进宫鸟…… 维多利亚的秘密:舔一舔白皮,歌颂一下希腊罗马,科学文明。顺便踩一踩东方文明,反正主角是白皮,高贵冷艳,管你野蛮人去死!以一个白皮的身份,炫耀一下白皮的优越感,作者大概现实里做不成白皮,索性在作品里优越一把。呵呵 囚地

《囚地》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大哥不是大哥


陆元听到后,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眼神躲避,随便糊弄了几句。

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名字就是这样的说辞,敷衍了过去。

地窖外面嘈杂声逐渐消弭,陆元自己一人,探头探脑地爬上了地窖。

落日的余晖洒在这片废墟中,远处依稀还能听见精怪哀嚎的声音。

零星的幸存者陆陆续续从废墟中走出,来到了街道上。

昨天凶险的一幕幕仿佛还在陆元眼前闪过。

“嗖”“嗖”“嗖”三道破空声,从天空中划过。

陆元仰头看见修士御剑而行,穿梭在广源城上空。

夕阳斜照,不远处轰隆隆巨响此起彼伏,同时还伴随着大地的震动。

陆元回首望去。

数以百计的高大人影,在废墟中奔行。震得地面烟尘四起,碎石迸溅。

不远处的幸存者,喜极而泣:“战傀来了,援军来了!我们得救了!”

“是啊!我们得救了!”附近的幸存者也高声呼喊!

陆元眼中精芒一闪,盯着不远处的战傀。

这居然是人形兵器。

战傀有三层楼那般大小,手持巨型的兵刃,周身覆盖战甲,从远处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巨型的“兵马俑”!

虽然看似笨重,可战傀行动起来却丝毫不显笨拙!和修士的动作一般无二,完全没有前世机器人那般的死板和僵硬。

数以百计的战傀,在废墟中分散而行,不断搜索着残余精怪。

天空中,划过数十道人影,驾驭着飞剑留下数道遁光,

发出尖锐的破空声。

飞剑之上,一道道法术在空中划过,配合着战傀打击着地面上残存不多的精怪。

随着援军的扫荡,精怪的嚎叫声逐渐平息直至消弭。

陆元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只有震撼二字,呼吸有些紧促,这真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前一刻还在耀武扬威的精怪,此时已经在强大的力量面前瑟瑟发抖。

只有强者,才能生活在食物链的最顶端。

人族与精怪的厮杀很快落下了帷幕,整个广源城,也被破坏的面目全非。

入侵广源城精怪的尸体被挑拣出来分解出材料。

而平民百姓的尸体,被战傀堆叠成一堆。

顷刻间,尸山血海在火焰中化为了灰烬。

广源城这座府城只剩下一个空壳,只有青石砌成的哨塔,依然伫立在城中心,一束刺目红光直刺天际,把昏暗的晚霞映照着更加火热。

陆元把聂晓倩从地窖中拉出,两人都静默的看着被焚烧成灰烬的尸体,悲凉心中起,看着火焰升腾、翻滚直到熄灭。

入夜,广源府护城法阵映出淡淡蓝光,驱散夜晚无尽的黑暗。

啼哭声在城里随处可闻。

不远处数十个战傀和天上数个御剑修士依旧不停的在这座城里面穿梭。

赶来的援军中皆为皇极阁除魔师,他们把城中仅剩的百姓则被聚集在一起,统一管理,分发口粮。

曾经号称拥有十万百姓的广源城,此刻幸存百姓仅剩千余人。

广源城主城街道,用席子搭起了简易的帐篷,作为百姓的庇护所。

初春的青州,昼夜温差极大,凉棚外升起了无数个火堆,难民掩不住脸上的疲惫,蜷缩着在火堆旁取暖。

陆元盘坐在火堆边,瞥了眼远处的战傀仍在来回穿行,不时的传出隆隆巨响,而空中御剑的修士则盘旋在空中巡视。

兽潮已被平息,成批的战傀和修士依旧在戒备巡视着。

果然不管哪个世界都有社畜的存在,深夜还在加班,陆元深感同情。

看着来来回回的除魔师在街道中穿梭,步伐敏捷,神色焦虑。陆元好似想到了什么,眼中的凝重一闪即逝。

夜里,初春的风夹带着刺骨的寒冷,陆元盘坐在倩儿身边,看到倩儿的身子在不停颤抖。

知道聂晓倩的遭遇与自己相似,在广源城的父母和宗亲皆被精怪残杀,无亲无故。

此刻的聂晓倩目中含泪,眼圈通红,双臂环抱膝盖,一张脸埋在膝盖上,正小声的抽泣。

陆元原本想安抚几句,可话到了嘴边反而憋了回去。

也许这个时候安静的陪伴才是对倩儿最好的方式。

夜风袭来,陆元脱下自己破损不堪的布衣披在了一旁聂晓倩的身上。

一旁难民的吵闹声引起陆元的注意,兴许是压抑的太久,没来由地烦躁让陆元有些恼怒!

陆元骂骂咧咧起身,双手合拢握拳,骨头传来噼噼啪啪的响声。

……

“小兔崽子,识相的把稻米交出来,要不然今晚你免不了皮肉之苦。”

一个中年髯虬大汉瓮声瓮气的指着一旁破衫少年怀中紧紧抱着的稻米。

“官府分发的稻米凭啥给你,每人一袋,你为啥要抢我的!”

“不只是你的,别人的我也要。”说完髯虬大汉,指了指自己腰间的三包稻米,大汉并没继续废话,猛的一脚踹出。

破衫少年没来的及反应,一下子被踹飞出数米,可怀里的稻米却没有松手。

髯虬大汉皱眉紧跟而上,连续数脚踢在破衫少年身上。

少年咳血,可仍不愿意松开手中稻米。

大汉满脸狰狞,脸上露出狠厉之色。

狠狠抬起脚,向着破衫少年头部踩去,这一脚若是踩实,破衫少年今日定难逃一死。

一块碎石飞射而来,击中了大汉后颈,大汉毫无防备吃痛的停止了动作。

“谁!”大汉骂骂咧咧的摸着后脑勺,扫视一圈,周围百姓全都噤若寒蝉,不敢与大汉对视。

大汉怒目圆瞪,见不远处一个长相俊美白皙的少年郎,身着破布衣。手中还掂着碎石。

周围的百姓向着长相俊美的少年郎,纷纷投来担忧的目光。

“白白长着这么好看的皮囊,没想到行事却如此莽撞!”

“孩子,快跑啊,你打不过他的!”

“这年头真是什么闲事都有人管,真是不自量力!”

周围的百姓见陆元的此等行为,或紧张,或不屑,可都不看好。

毕竟陆元看起来只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小白脸公子哥。

大汉满脸的横肉带动着胡须不断的起伏,心中恼怒,就这么个小白脸货色也敢管老子的闲事。

“找死!”大汉怒喝一声,向着陆元抡拳冲来。

远处的聂晓倩注意到陆元的举动,缓缓的停止了啜泣。

她知道陆大哥的厉害,可眼神中还是透着一丝担忧和关切。

陆元面不改色,陆续投出碎石,可大汉早有防备碎石没起到任何阻挡的作用。

髯虬大汉仅仅几个箭步,就来到陆元身前。

此时陆元已经摆好了拳击的架势,前后左右灵动的垫脚,让陆元身形灵动而飘逸。

髯虬大汉一拳挥出,陆元后撤步躲过,接着又一拳挥出,陆元矮身躲过。大汉接连又攻击了数次,连陆元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见陆元像鱼一样滑溜,大汉心中惊讶,知道自己碰到了硬茬子,面前的俊美男子并不像表面那么脆弱。

大汉双目微眯,随后不进反退,向着身后,已经站起身的破衫少年撤步而去。

陆元当然明白大汉意图,这是想用破衫少年威逼自己和他硬碰硬。

陆元面带嘲讽,反而双手摊开,一副我摊牌了,不装了,我要打死你的样子。

髯虬大汉一怔,不知道眼前小白脸少年郎是何意图。

陆元紧接着近身冲拳,大汉见这小白脸要和自己硬碰硬,当即心中大喜。

沙包大的拳头直接迎了上去,反观陆元变拳为掌,双手交叉把大汉直拳格挡。

双掌擒住大汉手腕,向外翻转。

大汉手臂扭曲,中门登时大开,陆元一掌横劈,打在大汉咽喉。

髯虬大汉缺氧顿时眼前一黑,身体自然向后连退几步。

陆元欺身而上,全力一掌击打在大汉双目,大汉登时后仰倒地不起。

老子一来到这个世界,不是被树追就是被狼啃,早就憋屈的难受。

就算老子上辈子是社畜,也是有脾气的好嘛!

你还有心思闹事,打扰老子休息。

老子今天要不拿你出出气,老子就白当了十二年兵。

陆元瞥了眼倒地的大汉,狠狠地又补上了两脚。

缓缓的吐了口气,一直压抑在心中的憋屈终于释放了出来。

远处的聂晓倩美目圆睁,眼中担忧之色早已消失不见。

她不是没见过人打架,只是这架也打的太流畅,太优雅了。

如果陆元知道,聂晓倩是这么想的,陆元肯定在打架开始前,就摆好pose,喊到:咏春,叶问!

旁边的百姓见髯虬大汉被打倒,纷纷叫好。

“这位少侠好生厉害啊!”

“这位少侠如此英俊,身手还如此凌厉,真乃人中龙凤。”

“这大汉,我早就看他不爽,要不是这位少侠出手,我顶多一招就能将其击败。”一个小个子挺直了腰板说到。

“就你,还一招,口气那么大,一招都不用,直接就把人熏死得了!”不知是谁接的话。

引得附近百姓顿时哄堂大笑,更多人随声附和,嘲讽那个吹牛的小个子。

陆元瞥了眼躺在地上,捂着眼睛**的大汉,随手把他腰间的三袋稻米扯下。

听见有人夸赞自己英俊,陆元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脸,重生之后自己还没见过自己长的样子。

唉!好想念有手机的日子,随时都可以自拍。

陆元缓步走到破衫少年面前,见他呆呆愣愣一时玩心大起,“你以后拜我为大哥!不会有人欺负你。”

破衫少年愣在当场,挠了挠头竟然不知所措。

“还不快拜见大哥!”聂晓倩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陆元身边,拍了下还愣在当场少年。

破衫少年后知后觉,眼中闪过激动,赶紧躬身行礼:“拜见大哥!小弟名叫古凌风,大哥叫我凌风便可。”

见面前少年如此识趣,陆元点头,心情愉悦。

看凌风此前的行事风格,就知道古凌风此人性格倔强。一旦认准的的事情,定不会改变。

很有成为社畜的潜力嘛!以后就跟我混!

陆元点头,拉着古凌风到聂晓倩的旁边,说道,“这位是聂晓倩……”

陆元话还没说完,只听古凌风躬身便喊到:“拜见二姐,小弟古凌风!”

等等!什么玩意?二姐?陆元懵了……

你叫这个二姐什么鬼,我有告诉你聂晓倩是我妹妹么?

她可是我养成系女朋友!你这也太偏激,太自以为是了吧!

我是要你认我当大哥,混社会的大哥啊,不是结拜的大哥。

陆元满头黑线,可小弟是自己认的,却不能打自己脸吧,赶忙向聂晓倩投去了一个求助的眼神。

而此时聂晓倩也一脸诧异得望着凌风。

可见陆元给自己使眼色,聂晓倩恍然,只是眼中带着不易察觉的委屈。

陆大哥这是何意?

难道不愿意认我当妹妹么!宁愿去认一个陌生人当弟弟!

不会的,定是我会错了意!

陆大哥定是见自己父母双亡,身世可怜,便想认自己做妹妹。

只是陆大哥自己不好意思开口,便想以这古凌风做媒介代为表示。

要不何故要认个小弟。

定是如此!定是如此!

聂晓倩心里越发笃定。

如此费尽心思,难道只是为了自己!聂晓倩心底感动万分。

如此自己便成了陆大哥妹妹,还多了一个弟弟,聂晓倩瞬间觉得自己不再孤单,世界充满爱。

看眼前这个古凌风如此郑重的神情,“冰雪聪明”的聂晓倩更确定了这是陆元的授意,便点头把古凌风扶起:“三弟,快起来吧!”

嗯?陆元本以为聂晓倩会稍作解释,怎么就直接认下了这个弟弟,怎么就成三弟了!怎么画风突变成了桃园结义!

下一刻只见聂晓倩感动的热泪盈眶,古凌风激动的双目含泪,两人同时喊道:“大哥!”

这……你……我……误会啊,这是误会啊!!!!!你还我得养成系女友!陆元心中万马奔腾。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