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槿沐不知天亦晚》俞之槿沐子轻_(俞之槿沐子轻)全文免费阅读

《槿沐不知天亦晚》俞之槿沐子轻

《槿沐不知天亦晚》俞之槿沐子轻

修迷

本文标签:

小说:槿沐不知天亦晚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修迷 角色:俞之槿沐子轻 简介:沐子轻当初的一句‘我愿意’,换来了前世俞之槿毫不犹豫的殉情 那天,他抱着她的尸体,渐渐沉睡…… 再睁眼,娇妻软玉在怀,他听见,那夜夜思念不得靠近的小丫头,声音沙哑,泪流满面,紧紧环住他的腰身,哽咽道:“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他便附身以吻封缄,告诉她他的答案 书评专区 千机殿:干粮吧。情节还算紧凑,套路还是那个套路,配角智商下...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05-31 06:02:15

小说介绍

小说:槿沐不知天亦晚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修迷 角色:俞之槿沐子轻 简介:沐子轻当初的一句‘我愿意’,换来了前世俞之槿毫不犹豫的殉情 那天,他抱着她的尸体,渐渐沉睡…… 再睁眼,娇妻软玉在怀,他听见,那夜夜思念不得靠近的小丫头,声音沙哑,泪流满面,紧紧环住他的腰身,哽咽道:“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他便附身以吻封缄,告诉她他的答案 书评专区 千机殿:干粮吧。情节还算紧凑,套路还是那个套路,配角智商下...

第1章

小说:槿沐不知天亦晚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修迷 角色:俞之槿沐子轻 简介:沐子轻当初的一句‘我愿意’,换来了前世俞之槿毫不犹豫的殉情
那天,他抱着她的尸体,渐渐沉睡…… 再睁眼,娇妻软玉在怀,他听见,那夜夜思念不得靠近的小丫头,声音沙哑,泪流满面,紧紧环住他的腰身,哽咽道:“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 他便附身以吻封缄,告诉她他的答案

书评专区

千机殿:干粮吧。情节还算紧凑,套路还是那个套路,配角智商下线,主角算计有点想当然。 紫阳:杀你全家的是松井石根,然后松井石根把你的老婆抢走献给日本天皇了。日本天皇在操你老婆的菊花,你过来就杀了松井石根,然后日本天皇操你老婆菊花的时候,你站在门口吹凤求凰。这场面真美。 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无敌流日常多女 槿沐不知天亦晚

《槿沐不知天亦晚》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五章 懦弱


“呵,想让我们签字,做梦去吧。”男人一把将文件撕了个粉碎。

紧紧握住妇人的手,深情对视。

“老婆,这辈子,苦了你了。”

妇人回握,沉重的拍了拍男人的手背,“说什么呢,我是自愿的,那些家庭,不回也罢,唯一对不起的,就是我们的女儿啊,他们如此丧心病狂,只有我们死了,他们才能无法威胁咱们女儿。”

纹身男鼓起了掌,“两位搞错了,不是不能威胁,而是时候未到,但是呢,死人,才能闭嘴。既然你们不签,也没有关系,反正,沐先生有他的考量。”

纹身男招手,后面两个小弟上前抓住两人。

“告诉沐盛,不管他背后的人是谁,只有他敢动轻轻,我们死,也会找他索命。”

“不错,你们就是怕轻轻认主归宗,坏了你们计划是吗?你们不会如意的,俞家小子不会放过你们的。” 妇人视死如归的说道。

“扔下去!” 纹身男懒得听两人的废话,话音刚落,两个小弟将人推下了悬崖。

沐子轻看着,眼眶红了,一股热流,她冲过去,却拉不住,身影跟着掉了下去。

最后听到一丝,“联系俞之槿。”声音便消失不见。

沐子轻睁开眼,是别苑。

梦里的沐子轻拿着刀和俞之槿决斗,招式毫无章法,俞之槿怕伤害到她,硬生生挨了一刀。

他甩掉了刀,紧紧抱住她,给她温暖安全的怀抱,抚慰她破碎的心灵。

无论她怎么挣扎,就是不放,直到她情绪冷静下来。

她看到梦里的沐子轻后悔不已,抱头痛哭,她又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伤害了身边的人。

她知道是因为梦里的她知道那对夫妻死了,因为她而死,那时候她不知道他们和她的关系。而俞之槿知道,却始终瞒着。直到她找到了证据,送沐家进了监狱,她却不快乐。

因为俞之槿,有参与。

她在亲情和爱情之间徘徊,她不知道她怎么去面对他们,面对自己,她觉得自己,好像病得很重很重。

有一天,别苑住进了一个女人,她和俞之槿之间好像很亲密,她那时什么也不想管,她整天呆在别苑不出门,俞之槿那时十天半个月不回来,那个女人也不在。

终于,她想出门走走,却差点出了车祸。因为她看到了熟悉的脸庞,她的老公居然和一个女人去酒店,行为亲密。

她是不信的,她想打电话,却发现手机没带,想上前,身体却如同千斤重无法向前移动一步。

她也是一个从修罗里走出来的人,居然……如此失败。

她往回走,却来不及退避车辆,也许是不想躲避了吧……闭上眼。

沐子轻看着梦里的人,视死如归,躺在地上。那就是她呀,是她,但是她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懦弱。

她猛的望向前方的两人,吴玥一脸得意,拿起手机打了俞之槿的电话。

等等,如果她在打电话给俞之槿,那旁边的人是谁?

沐子轻看着陌生的男人好像明白了什么。

画面一转,回到别苑,俞之槿回来了,步伐匆匆,风尘仆仆,脸色惨白,他,受伤了。

沐子轻想上前拉住他,却穿过了他的身体。

看着床边的男人一脸紧张,额头冒汗,沐子轻知道了,她误会了。

可是床上的人始终一言不发,冷漠的看着他,似在和自己赌气,为自己一生的不堪,赌气。

也许是为了这段本该恩爱的婚姻,可悲。

俞之槿从那以后便一直陪在她身边,限制她的出行,他问什么她都不回答,只是沉默。

他害怕了,他以为给她时间,沐子轻就会想明白,却不知道,还是伤害了她。

他让吴玥陪她多说说话,吴玥高兴的答应了。可是俞之槿前脚一走,她便发给沐子轻看了他们上床的照片。

梦里的沐子轻不知道其实那就是个陌生的男人,而照片里,侧面相似度极高,连脖子上的胎记都有,她信了。

她不想看见吴玥,她好像病得很重,她上楼,却看见吴玥穿着她的睡衣在他们的卧室,语言挑衅着她,她怒了。

她介意吗?介意,他们凭什么!她只是怕脏了自己的手。

但是她怎会再继续窝囊下去任由小三登堂入室,她伤了吴玥,俞之槿碰见了。

俞之槿原本很不解她的行为却也不忍看见变成这样的沐子轻,但看着吴玥穿着沐子轻的衣服一阵厌恶,将人丢了出去。他仅仅以为沐子轻是因为这个女人穿她的衣服出现在他们的卧室生气为之。

然后为她整理好衣服,清洗手。

沐子轻这时看不懂他们之间的感情了。她知道她不想杀他,她也下不了手。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