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烟愁随风去(陶烟风歌)全章节免费阅读_烟愁随风去完结版阅读

烟愁随风去

烟愁随风去

一尘天涯

本文标签:

小说《烟愁随风去》,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陶烟风歌,是著名作者“一尘天涯”打造的,故事梗概:殷都清风茶楼,茶客们聊得最多的就是大将军府的事“你们听说了吗,大将军府的小女儿死在了去荒地的半路上,老夫人悲伤过度,也断了气……”一个身着青衫的中年人说着,喝了口茶,连连叹气身边的白发老头抹着泪,捶了一拳,悲叹道:“可惜啊,陶大将军护我月邦国无数次,如今一家子竟落得如此下场,天道不公啊!”“如此对待良将,殷都危矣、月邦危矣!”另一个头戴青纱头巾,长得斯斯文文的青年一脸痛惜地说道一个豹头环眼的......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12-31 20:15:12

小说介绍

小说《烟愁随风去》,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陶烟风歌,是著名作者“一尘天涯”打造的,故事梗概:殷都清风茶楼,茶客们聊得最多的就是大将军府的事“你们听说了吗,大将军府的小女儿死在了去荒地的半路上,老夫人悲伤过度,也断了气……”一个身着青衫的中年人说着,喝了口茶,连连叹气身边的白发老头抹着泪,捶了一拳,悲叹道:“可惜啊,陶大将军护我月邦国无数次,如今一家子竟落得如此下场,天道不公啊!”“如此对待良将,殷都危矣、月邦危矣!”另一个头戴青纱头巾,长得斯斯文文的青年一脸痛惜地说道一个豹头环眼的......

第1章

小说:烟愁随风去 作者:一尘天涯 角色:陶烟风歌 经典古代言情小说《烟愁随风去》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一尘天涯”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截取:但他的脑海里,还是不自觉地浮现了女孩最后看他时,眼底那一抹神色,有震惊、感激,还有一丝担忧。虽然这些情绪被女孩刻意埋得很深很深,风歌却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他忽然觉得自己虽受了伤,却是极幸运的。想着想着,笑意溢满嘴角... 烟愁随风去

第8章 深情 免费在线阅读

“混账东西,若我来迟一步,那剑就要了你的命,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老头嘴上骂得很凶,其实很心疼这傻徒儿,咋就和自己以前一模一样?!

“对不起,师父……我……”风歌捂着胸口,说话断断续续的,忽然身子一软,向地上倒去。

老头忙扶起风歌,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粒黑色药丸,送入风歌口中,“别再说话,来,好好坐着,师父助你调息疗伤。”

风歌点点头,乖乖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只感觉身后一股绵长又浑厚的力道涌入体内,慢慢修复自己刚才被震断的心脉。

但他的脑海里,还是不自觉地浮现了女孩最后看他时,眼底那一抹神色,有震惊、感激,还有一丝担忧。

虽然这些情绪被女孩刻意埋得很深很深,风歌却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虽受了伤,却是极幸运的。想着想着,笑意溢满嘴角。心底最深处突然涌上一抹柔情,转瞬间便将他的一整颗心包裹住。

“专心,莫分神!”老头提醒道。

风歌马上收回思绪,凝神静气。

一个时辰后,老头撤回力道,替风歌把脉。

风歌看了师父一眼,低着头,“师父,徒儿又惹您生气了,您老人家消消气,爱怎么罚就怎么罚!”

老头摆摆手,“罚,有用吗?能把你那颗心给罚回来?师父知道能被你瞧上的,就是一辈子刻在心里的人。”

“可刚才那个丫头,才十二三岁的年纪,狠起来连江湖杀手也不及她一二。你是没看到她拿剑刺你的眼神啊,吓人得很!我看她是杀了你也不解恨!”老头气得胡子一颤一颤的。

“师父劝你,还是将心收一收吧。别像师父我,到头来疯疯癫癫的,整日呆在这竹林弄药草,不过是度日等死,给自己找点寄托而已!”

风歌抬头望向竹林的尽头,眸光深深。那张清丽绝俗而又冷若寒梅的小脸蛋,早已嵌入自己灵魂的深处。

“师父我癫狂症一发作,逢人便杀,连恶鬼见了都绕道走。唯一忍着舍不得伤害的人,就是你。徒儿,师父不想看着你深陷泥潭而不可自拔!”老头看着风歌,语重心长地说。

风歌的眼眶红了红,当初若不是师父将他从死人堆里拉出来,恐怕他早已被埋在乱葬岗上!

“我懂师父的良苦用心,徒儿让您老人家操心,实在不孝!”风歌对着老头一再磕头。

“唉,师父我也是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能陪你的日子屈指可数!”老头扶起风歌,连连叹气。

“师父,您身上的毒还没解?”风歌抓着老头的手,心中一酸,泪水滚滚而下。

老头抬手抹去风歌的泪水,凄然道:“噬心草哪那么容易解,就算华佗在世也没办法救。听天由命吧,师父我看开了!”

风歌还想再说些什么宽慰师父,可一看到师父一脸凄然,喉咙似被一团什么东西堵住了,竟再也说不来。

……

青胧城,长老堂。

“大长老,我们跟着城主一路到城外的听雨轩,然后就……跟丢了,我甘愿领罚!”凌宇跪在申清云面前请罪。

其他羽卫见大长老的脸色黑沉沉一片,冷冽目光尽显滔滔怒意,又暗藏一丝杀机,个个心底发寒,不敢出声。一时间,大堂安静得连掉根针掉下都能听得到。

“都去执法堂领罚吧!”申清云捏了捏眉心挥手道。

众人一听就像被判了死罪一样,不,比死更可怕!

执法堂是青胧城行刑最严酷的地方,凡犯了重罪的都被关了进去,几乎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来。

凌宇看向身后的兄弟们,心有不忍,向申清云恳求道:“大长老,都是我一个人失责,其他兄弟罪不至此,还请大长老手下留情!”

“头,我们不是窝囊废,要罚就一起罚!”有一个羽卫嚷嚷着。

其他人纷纷附和道,“我们绝对不能让头你一个人进执法堂!”

“头,你太小瞧我们了,我们哪个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区区执法堂又算什么?”

众人你一嘴我一嘴,都不愿意逃避责罚,虽然知道进了执法堂九死一生。

申清云喝斥道:“够了,连城主都保护不了,你们还有脸在这瞎嚷嚷?都给我下去吧!”

“慢!”一个声音传来,铿锵有力。陶烟手握寒星剑,一身绯红色衣裙,艳丽夺目。只一踏进来,刚才还阴沉沉一片的大堂,瞬间豁然一亮。

“拜见城主!”众人见陶烟安然无恙不禁一喜,都拜伏在地。

申清云也急忙跪下,“拜见城主,城主你回来就好!”

陶烟忙扶起申清云,“大长老,以后不必行如此大礼,烟儿受不起!”

她又对众羽卫挥手,“都起来吧。”

“城主,属下失责,没有护在您身旁,我这就带兄弟们到执法堂领罚。”凌宇再次叩拜,心下惶愧至极。

沉吟片刻陶烟才开口说道:“这执法堂谁也不用去,我看最该罚的人是我!”

申清云一听大惊失色,跪伏于地,心想:城主这是在怪我过于严苛么?

他敏锐地捕捉到,陶烟在提到“执法堂”三个字时,涌现极度的不悦!不过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又马上被表面的平静覆盖住。显然,城主的有些情绪都是内敛的,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

这回陶烟并没有扶起申清云,反而对凌宇说:“带着你的兄弟们回去歇着吧,这一路奔波不停歇,辛苦了!”

凌宇听了陶烟这番亲切诚挚的话眼睛泛红,对着陶烟抱拳,“属下这就告退,城主有需要再唤我。”然后领着弟兄们退出大堂。

申清云看着凌宇退下,皱起了眉头。

“大长老,快起来!”陶烟这才扶起申清云,声音却透着些许清冷,不夹杂一丝情绪。

这令申清云心中的不安激增,“难道城主要废了执法堂?!赏罚分明,这可是青胧城的老规矩,破不了,也不能破!”

申清云清咳一声沉声道:“若城主觉得执法堂过于严苛的话,可以适当做些调整!”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当然,四大长老的支持必不可少!”

陶烟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尝了一口便放下,“这茶清香味是有,只是太淡了,没有那股持久的甘醇!”

说这话时陶烟的语气平淡,申清云的一颗心却一下子提了上来。他察觉到城主看着自己的目光,比刚才又冷了一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